m 和 m

    薯薯从来就不怎么喜欢吃甜甜的巧克力,可是m&m’s就是例外的。薯薯还蛮喜欢m&m’s的,因为体积不大不小恰恰好、七彩缤纷好可爱。五颜六色的圆圆巧克力,让薯薯觉得生活上其实还存在着那一丝丝的乐趣、期望。

    其实薯薯自小就离不开m&m’s。小时候非常喜爱红色的薯薯,会将红色的m&m’s往嘴里丢,舔了一舔,再拿出来往嘴唇涂,之后就变了好像妈妈的口红一样。

    现在的薯薯可不一样了。不再喜欢红色,就连新年是也不会为了讨好任何人而穿上红色衣着。

    其实当薯薯心情不好时,都会想起m&m’s。打开一包又一包的巧克力,希望看到包装里大多都是绿和蓝的。只要看见绿绿蓝蓝的,薯薯自然会笑了起来。薯薯会将所有不同颜色的给分开,之后红色的会往地上大力地丢,再用双脚在把它们踩碎。橙色、黄色及褐色的都会分给身旁的人吃。任何人都从来不准拿绿蓝色的,因为薯薯会把它们暂时收着。望着绿蓝一片,心情自然跟着好转了起来。然后再笑咪咪地一粒一粒吃下去。薯薯的冰箱都装有五大盒的绿蓝m&m’s,是没人敢去碰的,因为薯薯也不打算与任何人分享。

    薯薯曾经心情差至一口气把身上仅有的三十零吉给买了m&m’s,为的只是能够见到很多很多的绿蓝m&m’s。此刻的薯薯也因为正处于低落的心情,买了一包m&m’s;望着它们而写下这篇文章的。

      

咖啡香

一杯搁置在一旁的咖啡
我非常喜爱闻到那股浓浓的香味
却从来不曾喜欢过那苦涩的味道
已经习惯了、麻木了得咖啡香
但从没想过要尝一口、品一品

曾经有人向我提起过
就是你那苦涩的美味使你更特别
是很难很难在其它饮料里找到的
可是我却始终不能理解、找不到
他们口中所提的一切

你不在乎似的一直默默守在一旁
让我已经习惯了你的处在
却从来不想去更深体会你那独特的一面
或者应该更准确地说,是我不敢吧
我怕失望、深怕那一切一切并不是我所期待的
所以到现在,你依然只是平静地在熟悉的一旁
我想,我近期内应该不会爱上像你这样的咖啡
只希望,
趁咖啡还没冷却时,能够提起那勇气去尝一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