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没睡好,恶梦连连。。。累 [ 原来一年前的事还没完全放下吗。。。很累人 ]

很累,真的很累。最近都很容易就觉得累,很难专心做必须完成的事情,总在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

昨晚真的好累,就在九点多吧,再次在桌子上睡着了。朦朦胧胧中,传了简讯给朋友,托他睡前叫醒我,之后再爬上床去继续昏睡。电话好像响了好几次,我才被吵醒,在完全不清醒的状态下,不知对朋友说了些什么,也完全不记得朋友说过了什么,挂了电话,又倒了下去。不过最后还是在两点多起身了,疲累的状况下看功课,也没呆多久,大概在五点钟又睡回去了。

只记得自己做了几个不是很美的梦。梦里的一切倒是记得很清楚。被梦吓醒时已经是早上九点多了。

梦里被两个身穿白袍的像是科学家的人追,好像是为了我手上一团褐色的东西而追。我只管跑,结果一跑又跑进了另一个梦,回到了一年前自己有份参与主办的活动场地中。科学家都不见了,换来的是很多张熟悉的脸孔,只是,他们都很凶,全围绕着我,问我要如何。全部脸孔都很凶,很惊慌。。。

一年前的事,一直以来并不是一件我想提起的事情,也并不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在梦里就好像历史重演,好像比以前更厉害,一幕幕的情景历历在目。。。

甚少做梦的我,昨晚就一连做了两个,真的很累人,感觉上就好像没睡到一样。这次的梦竟然还可以记得那么清楚,到底是什么意思呢,预兆吗。还是意味着一年前的事情我根本就还没完全放得下。。。真的很累人。。。我也没再去想了,那为何还要出现在我梦里。。。

暂时爱上了你

最近迷上了一套戏里的曲子,就这样起床听几轮,想起又听几轮,现在听着,睡前也听几轮。。。
我想没看过这套戏的人,也不难爱上这曲调

很喜欢很喜欢那钢琴声,总是陶醉于那曲调中,幻想自己也会弹钢琴,弹起这动人的曲调,只可惜不会,要不一切都不只是幻想。。。陶醉于这曲调,让我忘了四周,进入了自我状态,进入了自己的世界里,完美无缺的世界里。。。

同样是出自dario marianelli,另一套戏 – v for vendetta的曲子也蛮不错听的

就这样,我和[pride and prejudice] soundtracks谈恋爱。。。


戏中其中两首音乐

mrs darcy | dario marianelli | pride and prejudice

darcy’s letter | dario marianelli | pride and prejudice

我与我的音乐。。。我听音乐



以前开夜车的时候,都须要一些较有冲劲的音乐陪伴,可以是很多人都顶不顺的nu-age, techno, house & trance,也可以是叫翻天的rock & heavy metal…这类型的歌曲音乐让我更精神,更提劲。还记得曾经一段时间迷上了ministry of sound, moby, paul van dyk, maxim这几个歌手。就算不在开夜车的时候也很喜欢听着他们的曲子。这些音乐可以让我做东西越做越起劲,越做越快!

可是近来都不行了,这招不管用了。这类型的音乐还是一样喜欢听,只不过不在开夜车的时候开了。前一阵子在寂静的夜里试着边听这些音乐边开工,结果就越做越烦。很快就顶不顺了,功课是,音乐也是。结果干脆换了另一种完全不同类型的音乐上阵,目前陪伴着我无限的夜晚竟然可以是爵士旧曲和蓝调曲子。其实它们都是我的最爱,只不过没想到现在可以陪伴我度过繁忙的夜晚。刚开始其实有点行不同的,因为这些音乐都让我放松了下来 (我平时是听着它们入眠的!) 就好像戏里的女主角一样,繁忙的一天过后,听着爵士乐喝着红酒,遥望着那永远都繁忙的城市夜景,度过着写意轻松的夜晚。呵呵。。。后来慢慢平静下来的心与脑开始可以作出更好的构思,思绪变得更佳了。这才发现到,一直以来我最须要的就是这些。

最近无时无刻都离不开他们的歌声,爱上的大多数是旧曲,有 jazz, blues, R&B…喜欢的有carmen mcrae, ray charles, dave brubeck quartet, ella fitzgerald, frank sinatra等,好多噢!呵呵。。。是的,尤其是旧曲,我都可以毫无保留地爱上了全部,目前手提电脑里的音乐库拥有超过一半的都是老歌。也曾经试过一口气例完出来,再看了一看,自己都给吓了一跳。哈!前一阵子喜欢的还有dean martin, tony bennett, rosemary clooney, nat king cole, bille holiday, count basie等等。

             我想,这会是有完没完的,因为音乐来源实在太丰富。网上下载就已经超厉害的,手提电脑没重要事做的时候,都是在忙着下载音乐,同一个时候可以开着最少两个音乐下载器。之后也要多谢一些朋友一直在旁下毒,时不时都在传音乐给我。免费的,我当然也无限欢迎,多多益善咯。前一阵子也跟老师借来8片他最爱的蓝调曲CD。简直是一个字。。。爽!会喜欢上这类型的音乐,还真要多谢我以前工作的地点。每天早上准备开门前的一刻,都是在随着这些轻快的曲调勤奋地舞动着。

             好音乐永远都发掘不完,只不过我的手提电脑快要撑不住了。最后打算是存钱败一副好音响,把手提电脑里的所有音乐输进CD里再用音响慢慢欣赏。

             啊,忘了。除了那永远下载不完的音乐,我本身也收集了不少CD,也继承了爸爸那两箱宝贝黑胶碟呢。。。 =P

             我喜欢很多类型的音乐,纯粹是因为十分喜欢听觉上的享受,就犹如我视觉上的满足感来自一个礼拜光顾戏院不少于两次那样。当然也会有比较喜欢的类型,不过不会刻意去分辨。更何况我是个音乐盲,那些蝌蚪看来看去还是不明,更不要说什么弹钢琴之类的,所以我听音乐都是凭感觉,不会刻意去谈什么是好什么是坏的。只要自己感觉喜欢就好。我心目中的[]音乐,就是可以常驻我心里及电脑里的音乐。我想,就算我真的会音乐,我也不会多加挑剔及批评,毕竟音乐也是一门创作、艺术,可以很客观,也可以很主观。


怪人aunty…你,敲错门了

近来都甚少失眠的我,昨晚在极度疲累的状态下躺上柔软的床铺上,看来五个枕头及三张棉被都起不了作用。在床上翻来复去看到天色渐渐的亮了起来,正想入眠时。。。

大门被敲得紧急,模糊中好像有人在叫门 (应该是很大声,因为我是在楼上)。那人叫了很久,依然不见有放弃的念头,我只好站起身来走了下去。头发凌乱,一看就知道我睡不醒的样子。。。

原来是一个aunty在敲隔壁的门,不过我隐隐约约又好像听到她在叫我妈的名字。aunty看到了我。。。
[ rumah sebelah ada orang tak? ]
[ 你在找谁? ] 这时的我态度已极不友善。
[ 噢,sorry 啊,想请问你隔壁的aunty在家吗? ]
[ 你到底在找谁? ]
第一,我像马来人吗?
第二,我不须要你来替我翻译,我的语文能力搞不好随时好过你的。
不好意思,此刻的没怎么睡到的我,心情会有多好呢。。。
结果这个怪人aunty还是答了我 [ 隔壁aunty不在吗? ]
我也放弃了。。。 [ 嗯,上班了。 ]

转过头进屋里去。真搞不懂这些怪人。吵醒了人,好心问你找谁又不愿说清楚。坐在厅里发呆,我听到那个怪人aunty跟对面的aunty谈天起来。

对面aunty [ 你找她噢,她应该是载女儿上幼稚园,之后去巴杀买菜yumcha了。 ]
怪人aunty [ 我才刚从巴杀回来,没见到金莲噢。 ]
对面aunty [ 金莲?啊,那你敲错门了啦,隔壁那个才是。她上班了呀。 ]
奇怪aunty [ 噢,是吗?呵呵。。。 ]

这时的我,完全清醒,倒地翻滚大笑。。。

我爱的虾面

            学院就座落于八打灵百乐花园,四周都有着热闹的食档。午餐其实可以说是从来不必愁没选择的,不过我是个怪人。我可以每个中午都到学院另一个尾端的咖啡店就只叫虾面来吃,屡吃不厌的虾面。三年了,每次到这间咖啡店就只吃三种食物,从来不会想到要吃其他的。虾面是首选,难得如果老板没开档的话,就会叫干捞猪肉丸粉吃,再不就是咖哩面。三年了,连虾面档老板和工人都认识我啦,所以每次根本不用我走前去叫的,只需在座位那边招一招手就行了。呵呵,要是你大约一点多才去吃虾面的话,恐怕你的虾面都不会有kangkung,可是我的就有 =P (熟客的好处?) 有时候自个儿跑去吃的话(通常都是迟了,其他人都吃饱了) ,老板还会走前来谈两句。有时候心血来潮,面还没吃到一半,汤就给干完了(注:在此朋友的贡献也不少,我还没开始吃,汤匙就已经跑进她的口里了) ,就会去再讨多一碗,而且还有免费多半粒蛋蛋和更多的芽菜吃呢  =)

            试过一个星期偷懒没去上课,结果就很想念那碗可口的虾面汤。怎知,老板比我还要夸张,说我好久好久没去光顾他的虾面了。死党没随着一起去吃,老板也察觉到。问过老板汤那么棒,到底是怎么煮的,老板也很慷慨地坐了下来跟我长篇大论由头到尾告诉了我。原来老板每天凌晨4点就得起身准备那汤了(而我是在那个时间才倒下去睡觉   =P)

             要是到其他地方吃东西的话,我也不会想到要叫虾面来吃。因为我知道,再也没有一档虾面可以比在那儿的更美味。呵呵呵,老板曾经告诉了我普通一般的虾面汤煮法和他的汤是有什么不同之处,我想这个是其他人都不会想到的,要是可以煮出一模一样的汤的话,他的生意就有难啦。

            其实喜欢吃虾面,对它爱不释手,除了是那可口的汤之外,也算是一种习惯了吧。喜欢那种可以一直不变的习惯,虽然有很多人都不能够理解,我可以怎么都吃不厌的。我喜欢的,是那种习惯,那种可靠性。中午两点多,咖啡店已经开始打扫,我依然还可以吃到我想吃的虾面。如果看到面档没开的话,我是会扁嘴的。我也喜欢老板和工人都那么地友善,大家都不是熟人,可是可以像熟人在那短短的时间内聊天。我想,我不会想要改变些什么,依然会继续吃我的虾面。我就是对那碗虾面情有独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