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奇怪吗

        有些电话铃声本就不该出现,就好像那些听似电影里的计时炸弹要爆炸那一刻的那些,滴答滴答的,越响越大声,越响就越快。又或许是我神经过敏,因为都不见其他人有太大的反应。又或许该电话的主人该检讨一下,电话铃声大声得隔开一个车厢都可以听到,还是反应迟钝的那个。又或许我自己早已习惯不放铃声,习惯那震动的一刻,好像小小的按摩。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咦,我上个礼拜五好像见到你在midvalley呢。。。是吗?那么空闲噢。。。] [对呀,去看戏,world trade center.] [噢,和爸爸一齐看吗?] [没有呀,自个儿去看了,怎么这样子问?] [噢,没,看到一个uncle走在你隔壁,以为是你爸。。。呵呵。那world trade center好看吗?] [不好看,你们干脆去看the devil wears prada好了。我好羡慕戏里的女主角所拥有的衣服呢!] [噢?那你也看了?] [嗯,上个拜三。] [也是自个儿去看吗?] [嗯,对呀,在klcc看的,ladies' day,有便宜呢。]

         此刻,我见到坐我对面的学妹眼眉毛折了起来,表情怪怪的。呵呵,也习惯了这样的反应,只给予浅浅的微笑。学妹也很直接的继续问。。。

          [自个儿看戏爽吗?] 声音比之前轻很多,似乎怕得罪我的。
          [哈哈,还不错呀,我还蛮享受一下的,也习惯了啦。] 我笑着回答。
          [噢,那下次咱们一齐去看好啦。] 学妹很体贴,很久没有学弟学妹邀一齐去看戏了。

          自个儿看戏很怪吗?可能吧,很多人都不喜欢单独在黑暗里自个儿笑自个儿哭,好像傻了那样的。可是我都习惯了那自在的感觉,随性的,不提早订票,也不提早决定何时看哪儿看看什么戏的。戏前5分钟买票,都是漂亮的位置。包包一旁放,翘起双脚再不就顶着前面的座位弯下身子看。嗯,我都喜欢在weekdays在人少的时候看。爆米花也不用怕有人抢着吃,也肯定够吃。呵呵。。。是习惯吧,习惯了就好。暂且也不想作出很大的改变。

或许是我慢了半拍

慢慢习惯的依赖,开始感觉有点不自在
或许是时候离开,不愿再让自己受伤害
我或许慢了半拍,不敢想象可以得到你的爱
我不愿再次悲哀,请你就行行好不前来
我的心一直都在,只是暂且不想为任何人而开
我无奈,因为始终见不到找不到我渴望的爱
可是心已在摇摆
天空里布满烟霾,你我遇到了障碍
我期望可以重来,保持朋友那般的愉快
我希望你会明白

或许小小的声音里听到自己是想被宠爱的。。。

梦里依然还是你

身旁
是我不愿唤醒的你

昨日
是我不愿回想的过去

而你
是我不愿失去的记忆

是我不愿醒来继续在梦里

是我不愿说出秘密
是我放不下的介意
始终只是自己的问题而已

是我夜里静静哭泣
是你把我弄得揭底斯里   我恨你

是我不愿放弃真理
是我一直都在着迷
是我爱得那么容易   我恨的却不是我自己

是你坚持保持的距离
是我坚守着的讯息
原来爱真的可以那么轻,那么利
要走的时候那么静,那么易
是我不愿独立
是你如此美丽
明明就是我失意
你说我的字不够诗意
你我相约在十一
而那晚却始终看不到你

就这样我的心慢慢静静离去
不再接听有关你的任何消息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否真的还爱着你
于是我决定不再理
我恨自己没有能力
再次说服留住自己
偷偷地爱着你
须要太多的勇气
于是我告诉自己
是时候忘了你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