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的故事_03

【haroo haroo..】
【什么事?】
【在家吗?】
【不,在宿舍。】
【什么事吗?】
【啊,没,就在你家附近罢了。】
【好啦,盖啦。。】
【嗯。】

toot..

何时咱们的语气在各自电话尾端变得那么简短?
是变质了吗?
我变了吗?
你变了吗?
还是隔着咱们的空间时间空气距离变了吗?
心情变了吗?
心态变了吗?

再次见面时,我其实已经不确定可以依然像以前那样子。。
再次告诉自己,我其实本来就不该去想这傻东西。。

咱们的故事_02

都在尝试想做些什么的。
最近老爱找回中三时曾经那么疯狂的韩剧原声带来听。
也爱重复听着干哥哥好几年前烧录给我的CD。
要回来了,听到时是多么地兴奋,九月这个月份顿时变得不再遥远。
也许是因为今天走在街上无意中听到那曾经如此熟悉的音乐。
又可能是哪根神经线乱了绪。

和一班朋友一块重温夺宝奇兵三部曲(始终不觉得第四集该出现,导演们在谈第五集的诞生了),我是那么地不亦乐乎。
如今已成了经典的电影,想起当年和爸爸一起看个痛快的时刻。
记忆中有点模糊了,可是的确实实在在地发生过。
那当年看起来多么刺激的过山车 (如今看着一直在笑好假,虽然一样觉得蛮过瘾)

在广场里走着走着,经过了永远都那么拥挤的food court。
如以往一样的,咱们都很幸运 (我说也算是缘分),不用怎么找就可以一个屁股坐下去空桌椅。
我选择坐了下来,吃了一碗到现在依然那么爱吃的sarawak laksa,味道不一样了,似乎少了点什么。
更希望的是,可以看到桌子上还多一碗johor laksa。
和人家share食物这动作好像已经不再是习惯。
顿时觉得有点感伤。

就好像现在,不知觉的,我跑去那已堆满灰尘的抽屉,找出了小时候惯用的青蓝色2B铅笔,慢慢的写了起来。还没开始写部落时,亦是如此。

应该是寂寞在作祟。

咱们的故事_01

.. ..

你的一封短讯,真的很短的短讯。我就傻傻地独自在广场里徘徊。走到了不久前才和你一起在此吃过雪糕的店铺,不知觉地走了进去。一样的是,我依然只挑了巧克力口味的雪糕,不一样的是,身旁只是似乎有你存在凝聚的空气。

拿着雪糕杯我在外面那你说好可爱的桌椅坐了下来。我懒,因为我独自一个人,并不再像以前愿意自个儿逛商场。我开始阅读起那不久前在书展里买下的一本书,里头一堆作者自认是在一生中最寂寞的两年里写出的文字。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个小时又三十分钟。
九十分钟。
真的好长的一段时间。
因为我从来根本就没有如此等待过任何一个人。

你之后传来的另一封简讯。真的很短的简讯。
【对不起,你在哪】
我傻傻地看着,笑了。
终于,这一日结束前的第一个笑容。

之后的之后,你出现了,在我眼前。
拿着两张戏票,不是之前你说要看可是因为你的一封很短的简讯而错过了的电影,是我之前向你提起过想看的那一套,想和你一起看的那一套电影。
我拖着你的手,肩膀靠肩膀,又跑又跳的向电影院前去。

我,本来就没有生气。

干物女?

今早在报章上看到了一篇关于【干物女】的文章。
写了一些教导女生如何不要与这字眼扯上关系,远离做个干物女的象征。
呵。
才想起不久前才和死党提起这话题。

倒是觉得文章有点多此一举了。
是不是一个干物女,我想都应该都是一个选择吧,自在的选择。为何要因为旁人的眼光而尝试去改变,成为一个旁人眼光的【不是干物女】

眼睫毛

夜半时分。。

好想睡觉哦。。双眼都处于半闭状态了。。
眼睛痒痒,很自然地用了双手擦着眼睛,一直到眼睛几乎都在流泪了,感觉爽多了才甘心。

啊。。结果给我擦掉了两条眼睫毛 (我的眼睫毛已经是少得可怜了呀!)
眼睫毛粘在手指头,望着它们,我心里在想。。

眼睫毛可以像眼眉毛一样吗
握着它们闭起眼睛许个愿望这样子行吗
愿望会成真吗

不管了
我就试试看

愿望成真了的话,再让你知道,
原来,眼睫毛也和眼眉毛一样,都能让愿望成真的。呵呵。

对了,都忘了说
许了愿望一口气轻轻吹走了它们。。哈哈哈
(明明就是在制造垃圾 XD)

绑起那不长不短的黑发。。

再短的头发,也很努力地想要把发尾给绑起来。
终于等到可以扎起马尾的一刻,开心的我望着那许久没碰,装满scrunchies的抽屉。
由于头发还处于不长不短的状态,绑起的头发特别高,留下了一层薄薄绑不起的发尾在下端。
望着镜子,还觉得蛮可爱一下。可是,这样的发型好像始终不能走出门上班去。
结果的结果,只绑了一半,留下一半。只要有绑头发,我也甘心了。

心理学说,很自然爱扎起马尾的女生,在感情方面都是独立自主的。

哦,可能吧。
或许应该多加一句,
应该也是自私的。